中国电信试水直采 对5G产业链意味着什么

日期:2019-08-26 09:07返回列表

  8月21日,中国电信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为降低投资成本,中国电信在今年6月针对一小部分光模块产品,尝试了新的采购模式,即在集团层面直接面向光模块厂商进行采购。相比原先设备和模块一起购买的方式,新模式预计能够节约企业的资本支出(CAPEX)。

  传统模式是指运营商面向设备厂商采购,设备厂商再向光模块厂商采购。新的直采模式不再经由设备厂商,交易环节减少。

  上述人士认为,5G时代运营商面临着新的形势,需要寻找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这次采购作为试水,未来可能会推广到更多领域。据该人士称,上述采购曾在今年6月以招标形式公布。

  而在8月22日深圳亿创飞宇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销售经理袁文杰对经济观察报称,目前光模块产品价格持续性走低,运营商最新的直采模式,也有向产业链压价的可能性。袁文杰所在公司属于飞宇集团光模块事业部,覆盖光模块等多类光通信产品线。

  一位来自光通信行业人士在8月7日对经济观察报称,目前运营商为了节约开支,将成本分摊至各个厂商,厂商也会做更加严格的成本控制,将低价传导至自身的供应链中。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在8月22日公布的中期财报中指出,集团面临着外部环境依然复杂多变、传统消费市场趋于饱和的严峻形势,要努力降低网络建设和运维成本。

  上半年来,公司服务收入同比增长2.8%,净利润同比增长2.5%,即便收入增速在运营商中相对较高,但也仅保持在个位数的增长水平。中国电信计划今年将在50个城市建设4万个5G基站,同时也在4G网络建设上发力,上半年来4G用户净增了2371万户,4G基站总量达到152万个。

  上述中国电信相关人士称,出于降低成本,集团希望在采购上做一些新的尝试,即通过减少交易环节来压缩成本。集团从中选出了光模块,因为光模块中的部分产品具有高度标准化、采购量大、成本敏感等特征。

  光模块主要应用于运营商建网中的网络架构的部分,根据赛迪顾问预计,一座5G基站要内置7个光模块。正如光模块行业一直翘首期盼着5G带来的产业红利,从基站系统、网络架构到终端,整个产业链对5G基建浪潮维持着高预期。

  作为内置在基站中的一类零部件,光模块应用于5G承载网前传、中传、回传、核心网光端口带宽升级部分。就本次招标内容来看,以10G及以下光模块为主。袁文杰认为,作为一种中低端品类,这类光模块在目前市场上使用量最大,技术成熟度和标准化程度很高,而且在基站中的使用量也很大。

  上述电信相关人士称,相比原先设备和模块一起购买的方式,这种方式预计能够在资本支出上节约一定的成本。但在后期的运维成本上,可能会带来一些挑战。

  根据袁文杰的介绍,整个光模块行业有近百家公司。据记者统计,其中涉及光模块业务的上市公司不到10家,企业的重要客户群体是运营商和设备商。8月20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多家光模块上市公司董秘办,其中新易盛(300502)表示,正在关注该采购模式,并积极参与直采,但尚不确定该采购模式是否会对光模块企业形成利好。

  每一代的通信技术的革新中,运营商的网络建设都推进了一波投资浪潮。仅仅一座基站,就包含天线、射频模块等许多零部件,背后更是一条涵盖数百家公司的产业链。

  据袁文杰表示,光模块市场价格在2015-2016年达到高峰,一度出现供不应求,而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的端倪,到2018年形成了下降的趋势。

  德邦证券分析,下游客户集中,具有较强议价能力,上游高端芯片掌握在少数主流芯片厂商手中,上下挤压禁锢了行业的利润空间。在国内光模块中低端市场,产品价格平均每年下降15%-25%。“大家都认为5G能为光模块带来更好的前景”,袁文杰称,得知5G建设对25G光模块有大量需求,公司在最近决定将更多资源投入到该品类研发上,并基于先前成熟的研发平台进行升级改造。

  德邦证券分析,5G更高频段带来建站密度的提高,预计建站规模将是4G的1.5到2倍。假设5G国内建站规模为4G的1.5倍,即700万站。可以初步估计5G共产生各种光模块需求5400万只,对应市场规模约68亿美元。“5G来了却是另一番景象”,袁文杰称,2019年以来,虽然5G商用牌照发放,运营商也开启网络建设,企业却感觉到产品价格在持续性走低,似乎订单数量比预期中更少了。当终于出来一个订单,厂商一拥而上,竞争更激烈,卖出的价格就更低。

  从5G的建设进程来看,三家运营商的规划是年底将在全国建设15万5G基站,这与目前中国数百万4G基站的数量相差很大。同时,运营商正在努力寻求既保证质量、又经济的组网方式,就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规划来看,在2019年主要以NSA(非独立组网)网络建设为主,即在利用4G网络基础上建设5G,其中包括4G、5G基站设备的协同共用。

  而对于直采模式的出现,袁文杰认为,这会为光模块厂商增加一些话语权,但并不意味着价格问题能够好转,甚至因为直采的采购量大,厂商更容易被运营商压价。

  8月7日,上述来自光通信行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直采压缩了设备商环节,可能会给厂家带来一定利润空间,也不排除企业在竞标中进一步被运营商压价。因为在采购链条中,运营商占据最大的话语权,对光模块厂商产品的成本结构也有清晰的了解,更有可能压低价格。

  该人士称,英超水晶宫球队官网,面对运营商,厂商很难在价格上有所突破,目前运营商为了节约开支,将成本分摊至各个厂商,而企业也会做更加严格的成本控制,将低价传导至自身的供应链中。“企业将更多的期待放到明年,当运营商开始大规模建设5G时,或许市场需求和价格会向好发展”,袁文杰表示。